当前位置: 生态建设 >防火救灾

德国林业有害生物防控措施

2013-09-17来源:德国林业有害生物防控情况及启发_王新花

德国林业发生的主要有害生物有:针叶树上主要发生云杉八齿小蠹、松毛虫、松叶蛾、松针小卷叶蛾、松针毒蛾、树干象鼻虫等;阔叶树上主要有:栎树袋蛾、舞毒蛾、光肩星天牛、白粉病等。发生比较严重的有云杉八齿小蠹、松毛虫、栎树袋蛾、舞毒蛾等,导致大量树木生长衰落甚至死亡。巴伐利亚州每年因有害生物危害损失达3000亿欧元。

德国主要有害生物防控措施:

一、监测预报体系完善,实施网络服务

1.实施严格的森林防护记录制度

州林业局森林防护监控中心负责病虫害的发生防控,监控中心根据林子的分布情况设置固定监测点(勃兰登堡州设立2076个,每个样方0.5×1m2),森林主(私有、社团)每月定时向监控中心汇报病虫害的发生情况,通过网络上传或直接送达样品等,管理中心派人到现场有重点抽查、核对,确定真正的发生程度,并根据天敌数量及天气情况、特别是近期降雨量分析发展趋势,确定不同害虫、不同虫期的“密度临界值”,及时预测损失情况。同时应用航空遥感技术监测调查,即解决高山远山大面积森林有害生物监测,同时也解放了林务人员的劳动强度,增强了有害生物监测的及时性、准确性。

2.及时发布预报 

监控中心汇总上报及核查数据后,通过网络及时发布分析报告及发生分布图,让业主及时了解自己及周边林子的病虫害发生情况。并由专人负责统计和分析,开展中长期预测,达到提前预警。这种森林防护记录数据可靠、及时、准确,连续实施多年,积累很多数据,能掌握在本地区的某一病虫害真实的发生动态,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二、近自然经营林业,严格控制化学防治

1.以营林为主要手段,改造现有林的树种结构,提高森林生态系统的防御能力

19世纪以来,为了恢复破坏的森林,德国政府制定并实施了大面积的造林计划,但限于当时的知识水平,树种选择,群落结构未提上日程,对森林的生态功能更未加考虑。结果营造的森林绝大部分是人工针叶纯林,树种少必然造成林分结构简单,森林生态系统不稳定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较差,病虫害易爆发成灾,地力易衰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问题逐渐暴露,并日益严重。为此,德国森林工作者开展了一系列科学研究,寻求解决的途径。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德国的林业工作者广泛地开展了针叶林改造工程。改造的方法是:先在70~80年生的针叶林内进行林冠下造林,群状载植橡树和山毛榉,阔叶幼树成活并长出适当高度时,将部分老针叶林采伐,以促进阔叶幼树的生长和针叶树的天然更新,针叶树天然更新达到满意程度时,再伐掉大部分的老针叶树。通过改造,同龄林变成了异龄林,单层林变成了复层林,针叶林变成了针阔混交林,显著提高了林分质量,增强了森林的稳定性,最大限度地发挥森林的多功能效益。

2.加强森林保护与建设的立法与执法

一是严格检疫。州农林部派专家对进出口林木实施严格检疫,特别是绝对禁止板栗疫病、松材线虫病、光肩星天牛、美国白蛾等重大病虫害的传入;严格控制从欧盟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进口植物及产品。二是严格控制使用化学农药。根据联邦制定的《植物保护法》规定,经权威机构论证在只有使用农药才是唯一救灾措施的特殊情况下才可使用化学农药,允许使用的化防药物名单、用量、防治对象、频次等由国家生物化学研究所公布,任何单位或个人都不得违反。自然保护区、居民区及地下水源保护区周围绝对禁止使用农药。少量的用药亦应以人工喷洒为主,不得使用飞机防治,以防药物泄露及更大范围的污染。对生物制剂的使用也有极其严格的要求,以Bt制剂为主。为最大限度的减少农药用量,巴登符腾堡州对不同情况下(如树高、温度、湿度及补充发生情况等)的最低农药使用量及使用方法、生物制剂及仿生制剂(信息素)的研制应用等进行深入研究,并在生产中推广应用,取得了明显效果。